前几天与艺术家边平山先生聊天,他说